公务员不能仅仅只要求是“好人”
发布时间: 2011-02-28 浏览次数: 28 文章来源: 党校
       审计署署长李金华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主办的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上的演讲中提出一个观念,“被中纪委双规,被司法机关起诉的都是坏人,我得罪的99%以上都是好人。这个话也是讲两个意思,第一确实得罪了很多好人,很多部长、省长、市长;另外也告诉大家不要怕,审计出来有问题,但不能说你就不是好人。这说明很多问题带有普遍性。”由此引发了关于“好人”这个话题的讨论,不少网友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个人认为李金华署长所说的“好人”是比较合适的,从司法角度上,只要不能证明你犯罪,你都是法律意义上的“好人”,这个广义的好人是恰当的,但是这种违规违纪的“好人”是称职的公务员吗? 
       目前各级审计部门主要审计的是行政事业单位,以及国有企业,对于这些掌握公共权力或者国有资产的单位,怎样合理使用纳税人的钱?怎样做到让税收用于社会需要地方?怎样让人们对政府公共开支理解信任?最重要的就是公开透明合理的使用纳税人的钱,而目前从审计的结果看一些“好人”是不能让人放心满意的,挤占挪用公款、违规违纪开支比比皆是,这些没有明确证据违法的违规违纪行为,虽然不构成犯罪,但是作为公务员已经不能让人们信任了。看看其它国家和地区如何对待这些明显违纪的官员:
       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仅仅因为“被指在调税前买新车有避税嫌疑”,最后不得不辞去财政司司长的职位。梁锦松于年初向总代理以79万港币购入一部凌志LS430型四门房车,并于1月23日登记和使用, 2月,香港政府决定调整汽车首次登记税,3月5日,梁锦松公布调整汽车首次登记税计划。3月9日,梁锦松被指在调税前买新车有避税嫌疑。同日梁承认此举令他少付5万元税项,并坦承当时应“避嫌”而不买车,同时决定将加税前后车价差额的两倍即10万元,捐给慈善机构。此后,梁锦松的新闻秘书又做解释,称税款计算有误,梁锦松按两倍税款的捐赠应为38万元。但是即使这样香港舆论还是没有放过他,最终不得不辞职。关于梁锦松的情况涉及到的香港《问责制主要官员守则》有关条款如下:
    1.3本守则并没有尽录主要官员的所有可能采取的行动或应有行为。反之,守则提供在某些情况下恰当行为的指引。至于未有订明的情况,主要官员须根据守则内订明的原则自行判断,应采取何种最有效的方法去维护最高标准。如有疑问,主要官员应征询行政长官的意见。
    5.1主要官员须避免令人怀疑他们不诚实、不公正或有利益冲突。
    5.4主要官员在执行公职时,如个人利益可能会影响、或被视为会影响他们的判断,均须向行政长官报告。
      2003年11月挪威媒体揭露挪威劳工大臣诺曼用公款招待一些关系好的同事共进昂贵晚餐,使得自己的政府招待帐户超支。媒体还揭露他要求用公款为自己家里购买一架钢琴以用来放松自己。随后,诺曼承认他违反了有关规定,并且归还了政府规定的招待晚餐每人880克朗(1美元约合7挪威克朗)标准以上部分的钱款。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他于年底向首相递交了辞呈并且得到批准。
       象这种被迫辞职的例子非常多,这些被迫辞职的官员也都是“好人”。在大部分法治国家对于公务员在一些方面的要求都是远高于“好人”标准的,不但要求公务员是一个守法的公民,而且还应该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公民,对于掌握的公共权力、公共开支的人更是要求严格,不但要求个人行为公正,而且要求尽可能的不要给产生人瓜田李下的感觉。
      目前中国的现状确实让人担忧,在一些地方是“好人”当政,尽管这些“好人”的行为举止已经超出正常职位容许的范围,许多违纪违规的背后都可能隐藏着严重的腐败,但对于这种违规违纪行为往往都只是责令其纠正,情节严重也不过给予一定的处分,这些让人不信任的好人依旧稳稳的坐在公仆的位置上。尤其严重的是,目前审计的单位普遍存在这样那样的违规行为,而且一些单位、一些当事人屡屡重犯,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于是在一些地方包括审计部门对于违规违纪行为也认为是正常的。李金华道出“我得罪的99%的都是好人“,实质是表现他对于审计的无奈,尽管他尽职尽责的审计了,但是他审计出那些违规违纪者依旧都是“好人”,而且还都是好公仆,这些有职有权者或许有些还是先进分子,还是提拔对象。审计仅仅只能审计,毕竟审计部门没有人事权,没有侦查权,没有审判权,这里面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疑点,最终只能不了了之,既不能将当事人调离重要岗位,也不能深入调查,审计最终只能空吆喝一下。
       这些年来,几乎每一个贪官的倒台都会引出一连串“生活腐化堕落”问题,除了最近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因生活腐化堕落被免去职务,其它的腐化只是腐败问题暴露带除了的“副产品”。面对这么些居庙堂之高的“好人”、这些长期腐化着的公务员,我们的人事纪检部门为什么就会无动于衷?即使没有明确的证据,但这些“好人”的生活腐化,在我看来已经不具备作为公仆的资格了,何况腐化的巨额开支又来自那里。当然在个别地方人事和纪检部门的少数人腐化也毫不逊色,这些被养肥的猫怎么可能去抓老鼠?
       我们社会不能仅仅要求公务员是“好人”,而且应该要求是“好官”;不仅仅要求不违法犯罪,而且要求在其位谋其政;不仅仅要求守法,而且要求守纪守规。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纳税人,才能不辜负人民的信任。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对公务员过于“宽容”的国家,社会正常的规则已经被边缘化了,“关系”和“摆平”是这个社会最可悲的的现实,缺乏真正以法律为基准的社会规则,在这种环境下,要形成健康的行为规则是多么难能可贵。习惯法律的约束,习惯严谨的工作态度,习惯对官员的“苛刻”,是我们社会从潜规则的阴影里面走出来的唯一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