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主义幸福观的演变
发布时间: 2011-02-28 浏览次数: 79 文章来源: 学习与探索

  马妮、邢立军在《学习与探索》2010年第5期撰文指出,古希腊思想家以幸福与德行特别是善的切合为最终目的,个人的德行和对善的追求不完全由个人的思想所决定,很大程度上受到他所在城邦和国家的影响。中世纪基督教哲学将幸福完全诉诸对上帝的信仰与虔诚,而教会势力与政权相结合,幸福就不再是一种单纯的个人行为,而是一种有组织的“国家主义”行为。启蒙以来的理性主义开始将人的公平与正义推上舞台,公平和正义必然在一个共同体内确定统一标准,幸福变成了公民在国家范围内达到公平和正义时所获得的精神和物质的满足。历史上几种主要的幸福观思想最终都将幸福的实现诉诸一种有组织的、有规模的城邦或者国家内,这就意味着,在一个统一的公共意识范围内,必将存在一种衡量行为的统一标准、判断得失的统一法则和获得个人自由的统一尺度,直接后果就是第人们在追求幸福的过程中无法掺杂过多个人意愿和选择,这是一种国家主义幸福观。